2022虎年总结

我已经有几年没写年度总结,去年春节回老家,完全没时间。前年春节工作特别忙,忙到春节七天假,都加班了六天班。 今年还好,不回老家,而且春节期间不加班。挤出点时间,整理复盘一下。

年度总结这件事,我跟别人的不同,我更喜欢以春节作为分割,而不是阳历的元旦。 毕竟春节的假期太长,仪式感更强,更让我认为一年的起始是春节后的正月和临近春节的腊月。

上海疫情爆发

今年年初,刚上班没多久,上海就爆发了疫情,全市封闭了将近3个月。哪里都不能去。

2002年非典

人生中上次遇到这种呼吸道传播病毒还是2002年的非典,那时我刚上高中,也几乎是禁止出门,全市的网吧都关了。我那时刚成为网瘾少年,天天想着我的《热血传奇》游戏的升级、打装备,忍受不了封禁,跟着小伙伴到处找私底下偷开的黑网吧。

20年过去了,照片中的网瘾少年团已经变成油腻大叔了。我对于非典时的印象,也仅限于此,只记得偷偷全城找黑网吧。

2022年3月的新冠

20年后,新冠分支奥密克戎再次让我体验到长期封禁。 确切的说2020年春节期间也经历也,不过时间蛮短,没什么太大感觉。而且重点是武汉,上海这边受影响较小,周围也没人确诊,相应的应急响应也没什么。

今年3月份时,那可不一样了,周围病例不断爆出,距离也越来越近,紧接着就是小区里有人确诊。社区组织的应急也大不一样,给大家发蔬菜、食品、生活用品等。

困难时刻,人们都很团结,每次政府发的物资到达时,都需要志愿者派送到户。作为社会良好青壮年,必须站出来,帮助大家,一起度过难关。 在这期间也看到很多志愿者感染中招,我自己内心也害怕,怕中招,怕家里唯一的顶梁柱倒下。为此,还跟社区志愿者们设计规划了配送方案,最大化的减少人的接触,减少感染。

孩子牙疼就医

1、2个月下来,顺利过关,我没感染。但家庭成员出了点小插曲。儿子平时刷牙不认真,牙齿被蛀,在封禁期间,疼了起来。应该是4月中左右,有大医院的急诊对外开放。儿子的牙疼在家扛了两天,依旧不减缓解。第三天早晨,想办法申请到出门证,带他去医院看急诊。从家到医院很近1公里之内,我们俩是走着过去的。一路上所有商户都是关门,有的还没蓝色铁皮围起来。路过地铁站,看到地铁站也是拉着铁门上了锁。 这现象,估计是这地铁站从建好到现在第一次出现这状况。

虽然是中午,阳光也很好,但依旧觉得冷清,压抑。 我让儿子在地铁站门口留影,让他长大后记得这次疫情,记得疫情对城市的伤害。

小区抗疫、志愿者

疫情结束后一个多月吧,接到社区的电话,通知我来领取志愿者证书。对我来说有点意外,都忘记这事了。 有时候,精神上鼓励要比物质上更让人印象深刻。

2023年1月的新冠

2022年12月,全国放开后,疫情很快传播开来。我听父母说,他们在老家很早就感染了,农村里生活的大部分都是老头、老太太,发烧、流鼻涕的人一堆一堆的,身体素质好的就扛过去,不好的就挂了。大家都没有抗原测试,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感染新冠了。

在上海,我也没躲过,老婆先中招,三天后我跟儿子中招。前两天浑身酸痛,第三天发烧38.5度,第四天就不发烧了。接着就是嗓子疼、咳嗽、流鼻涕。一周后,抗原转阴,除了干咳没有其他症状。 但是,康复至今40多天了,我依旧有一些干咳,尤其是呼吸到冷空气、热空气,干咳的特别厉害。

相比其他同龄人,我觉得我恢复的很慢,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初发烧时间太短的原因,没能很好的让白细胞杀死病毒。 也或许是今年熬夜太多了,身体素质下降太厉害。 但给我的警示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。 这道理一直都懂,但从来没有重视过。 明年,应该要有点行动了。

除此之外,觉得今年我老了很多,身体机能变化比较大,比如胡须长的特别快,往年都是两三天一刮,现在一天不刮,就很长。四肢反应也变得更迟钝,比如打游戏时,眼睛意识到危险,大脑判断要【闪现】了,可手的控制总是跟不上。

开源项目

也就是在疫情封禁这段时间,零散的空闲时间特别多,节省了上班通勤的时间,也不需要周末送娃上培训班,在家待着也无聊,想着找点事情做做,不能荒废了。

正好最近在公司的主机安全项目中,在推广eBPF技术,对于新技术的难点、风险还不是特别熟悉,有必要也练习练习。

天时地利,就搞了eCapture旁观者这个项目,本来是无心插柳,没曾想到前期就收到很多人的关注,而且Cilium.io的liz rice 也关注过。 同行的支持,就是最大的动力来源,激励着我不停的优化项目。

项目现状

从3月底到现在的 23年1月,一共10个月的时间,累计了5500星,涨星速度确实是GitHub社区中特别特别快的了。根据eCapture在GitHub的数据,我做了一个eCapture代码仓库的统计

关注的用户主要来自国内知名互联网公司与高校

  1. 腾讯Tencent 2.9%
  2. 字节跳动Bytedance 2.2%
  3. 阿里巴巴alibaba 2.1%
  4. 美团meituan 0.7%
  5. 清华大学Tsinghua University 0.7%
  6. 微软Microsoft 0.6%
  7. 百度Baidu 0.6%
  8. 虾皮Shopee 0.6%
  9. 长亭chaitin 0.6%
  10. kong 0.6%

看着关注着的排序,好像跟国内科技公司的规模有一定关系。

疫情解封之后,空闲时间也不多了,为了快速解决用户的反馈,不得不牺牲睡眠时间来更新。我统计了项目的代码提交时间,可以看到大多数在周五、周六、周日的深夜21点至凌晨2点。熬夜有点多,头发掉了一把又一把。

回顾我的GitHub开源贡献,今年是最多的一年,900多个贡献。明年的话,估计很难有这个拼劲了:

行业

今年在eBPF技术上投入了很多时间,包括技术分享、咨询转发等。有幸结识很多行业技术大牛,百度的狄卫华携程的赵亚楠深信服的许庆伟、蚂蚁的张绪峰、Google的赵亚雄、以及腾讯、华为、字节等等大佬。为此,开阔了眼界,了解了行业在eBPF应用上的状况、困难、趋势,也跟他们学到了很多经验。

除了行业大牛,也有幸认识了学术界陈莉君老师、张国强老师。陈莉君老师是西安邮电大学的教授,在20多年前就在做Linux内核相关技术,我那时估计还在读初中。现在,也算是近距离接触了偶像。 张国强老师是阅码场的创始人,最近一直在推广Linux内核知识,他几乎认识国内IT行业所有Linux内核大佬,有很大的影响力。

在陈莉君老师的主导下,首届中国eBPF大会在11月举行,我有幸做了一篇分享eCapture旁观者:无CA证书HTTPS抓包软件实现 ,希望能将eBPF技术推广大家,顺便推广一下eCapture,帮助大家解决技术问题,提高生产力。

工作

年初时,部门里有很多小变化,而我对这种变化逐渐有种无力感,掌控不了、改变不了,唯一能做的,就是尽人事听天命,做好自己该做的本职工作。

在IDC的攻防领域,我认为比较突出的就是eBPF技术的引入,并成功大面积应用,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。其实,我在2020年年末的述职中,就开始规划eBPF应用,在2021年安排给别人去调研建设,但整个方向进度比较慢,没拿到让我满意的结果。 2021年年末我直接自己来跟进。

在HIDS版本规划中,有协同部门对这个技术不是很认可,不理解我的技术规划。为此,我也做了一些eBPF攻防科普类的文章,让大家对这个技术的优势、危害有着更深入的理解,以便更好得统一建设思想。在今年年初的时候,与团队小伙伴一起,写了Linux中基于eBPF的恶意利用与检测机制 ,以及Cilium、Tetragon等产品的技术原理分析,逐步对齐认知,统一目标与思路。 直到今年年末,我司服务器只要内核版本符合要求,那么都已经具备了eBPF的观测能力。

在以往的内核数据捕获场景,以kpatch、kernel module为主,但缺点也很明显,开发周期长、稳定性差、业务影响大,项目延期风险高。而eBPF技术在安全可观测方向成为了较好的代替品,最初eBPF技术实现的功能是作为原kpatch技术的兜底策略,但最后因为其优势,恰恰成为核心、主流的安全观察能力。并且快速迭代支撑了云原生场景的安全风险。 也成为协同团队称赞的安全切面能力。

五周年

不知不觉,来美团已经五年了,也是从也十几年中,待得最久收获最多的公司。公司里有句话我特别认可,就是「每天前进三十公里」。有得人会认为这是PUA,但如果你视野放开,从人生角度来理解这句话,就是在逆境中,不管环境如何,都不放弃前进,哪怕每天走一点点。

感恩

个人的努力固然重要,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。职场也是,有些时候,并不是我很强,而是我遇到了好的机遇,站在好的平台上,遇到了优秀的合作伙伴。在这五年,感谢相处的每一位同事。

这两年逐渐觉得,人到中年,少了年轻时的意气、气魄,对于事与物,开始认命。正确认识自己很平庸,认识到家庭环境造就了后天视野、性格、能力。很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天花板就在那里。很多事情我无能为力,只能躺平,却不甘心躺平。唯一能做的,就是尽人事听天命。当下已经很知足了。

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说得真准。

知识共享许可协议CFC4N的博客CFC4N 创作,采用 知识共享 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(3.0未本地化版本)许可协议进行许可。基于https://www.cnxct.com上的作品创作。转载请注明转自:2022虎年总结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